日本政府敲定第二次补充预算案加强对企业支援

中新网5月28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27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敲定了2020年度第二次补充预算案,作为克服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危机的追加对策,以加强维持就业和支援企业资金周转。

图为当地时间5月25日,人们穿过东京新宿区的一条街道。

今晚,负责江汉方舱的武汉协和医院医疗队专家表示,经过20多天的治疗,“读书哥”恢复不错,2月28日已出舱,由社区对接安排至隔离点,继续观察14天。

没想到,“读书哥”说:“我和你儿子一起出院,你放心,出院后,我照顾他。”2月26日下午,“读书哥”怕李甜不放心,又安慰说:“出院后隔离,我每天会控制你儿子看手机的时间,我会让他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学习上。”一家人十分感动。

最近,15岁的儿子病情好转,马上就能出院。但李甜着急,自己是单亲妈妈,她和71岁的父亲还不能出院。儿子出去后,谁来照顾呢?

报道称,这将是自雷曼危机后的2009年度以来,借款比率再次超过50%。支出合计为160.3万亿日元。

对于大家的关注,“读书哥”一直很低调,不愿外界过多关注。“我平时自己就很喜欢看书,这本书纯粹是因为兴趣爱好,压根没想到自己在网上走红。”付先生说。

很多网友关心,“读书哥”的肺炎控制得如何?

据了解,“读书哥”这次从美国回武汉是探望父母,没想到和家人都中招。他的父亲大年三十开始发烧,在家观察一个星期没有缓解,在武汉协和医院检查,最终确诊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时他也有些咳嗽症状,发烧,经过CT、核酸检测,去武汉协和医院检查,2月1日确诊新型肺炎,便一直在隔离。接到通知,他于2月5日晚上作为第一批患者转到江汉方舱医院。

承诺在隔离点照顾小病友

“读书哥”的管床医生介绍,在方舱期间,“读书哥”主要还是咳嗽,属于轻症,医护人员主要对症治疗,并每天观察体温等生命体征。期间每天会服用中药汤剂、抗病毒药物等。2月15、17日两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后血常规检查也都正常。

令医护人员感动的是,“读书哥”出舱时,还对病友许下承诺,帮忙在照顾他们家15岁的小病友。

财源将全额通过国债筹措。再加上原始预算和第一次补充预算,整个2020年度的新发国债总额为创新高的90.2万亿日元,支出的56.3%来自借款。

财务相麻生太郎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说明称:“我们做好超过雷曼危机的大危机已到来的思想准备,坚守日本经济。”据称,日本政府和执政党将于6月8日提交国会,力争到同月12日前成立。

在第二次补充预算案中,日本政府将新设补贴,以减轻销售额骤减的企业与个体户的房租负担。另外,日本政府还将上调面向地方政府的临时补助金,以及面向低收入单亲家庭的临时补助等。

原来,43岁的李甜一家4口都“中招”,感染了新冠肺炎,但是母亲没能熬过去。之后,李甜和儿子、父亲相继都住进了江汉方舱医院。

据报道,该预算案一般会计支出总额为31.9114万亿日元,超过第一次补充预算的25.6万亿日元,创下补充预算的最高纪录。

2月6日,本报曾独家对话这位“读书哥”。他姓付,今年39岁,老家在孝感市汉川,后随父母在武汉生活。他从武大博士毕业后去美国深造,并攻读博士后,目前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教书,研究方向是高分辨冷冻电镜。

他可能没想到,自己的一张照片也掀起全民读书热潮。他当时阅读的《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也在网上成为畅销书。随后,这本书的作者、当代最重要的政治思想家之一弗朗西斯福山,也通过网络知道了这件事后,在推特上转发了这条新闻,“读书哥”的事情,就这样飘洋过海地传开了。

从CT结果,单侧典型的病毒肺症状逐步好转,2月16日复查时渗出性病变明显吸收,知道2月24日复查已经基本没有。结合临床诊断,专家组认为已达到出舱标准。

为了让自己从母亲去世的巨大痛苦中走出,李甜让自己忙起来,便做起了“江汉管家”——方舱医院志愿者。帮助护士分发食物、力所能及照顾患者生活起居、将患者的心声转达给医生和护士、线上开会等等。

期间,一家人还认识了“读书哥”。2月6日,他们一起进入舱内的同一病区。20天相处下来,结下深厚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