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回购股票达27次低迷期的映客还能打开增长曲线吗

4月15日晚,映客在联交所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以10.12港元/股-10.2港元/股的价格回购49.5万股普通股,耗资约51.88万港元。这已经是映客年内第27次回购股票。

一般企业进行股票回购的行为主要是发生在股市迷阶段,通过回购的方式向市场传递公司可能被低估的信号,提升市场的信心或者是用于股权激励等行为,但很明显此时此刻的映客属于前者。

从此前映客发布的2019年年度业绩报告中可以看出,2019年映客实现总营收为32.69亿元,同比减少15.3%;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7146万元,同比下降88%,其中直播收入为31.76亿,同比下滑14.8%。而映客的主要营收来源就是直播,占整体收入来源的97%。

与此同时复杂的产品布局也只会为映客带来更多更强劲的竞争,陌生人社交有陌陌、短视频有抖音快手……在其他不同的领域都有各自的对手,对于实力强劲的头部平台来说或许尚有余力与之一搏,但对于境况每日愈下的映客来说真的还有那么多时间和机会等待吗?

光靠直播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映客内部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映客表示在2020年公司将会围绕“社交+直播”的战略发力,不断丰富产品矩阵,多方面发展新的用户。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过度依赖直播业务也让映客陷入了成长的泥沼,营收结构的单一性直接导致了平台没有很好的抗风险能力。直播行业风向已变,原本以打赏和充值为主要收入形式的映客,现在面对着大多数用户只观看不买单的行为似乎也无可奈何。

从数据上来看,即便映客仍然保持着盈利的态势,但各方面都出现了显著的下滑趋势,作为主要核心业务的直播发展疲软。

短视频行业铆足发展的今天,映客曾经引以为傲的秀场直播形式已经落后,快手、抖音等多平台的加入,也让映客不得不为以后的发展做出全面的商业考量。

围绕“社交+直播”战略,映客能突破重围吗

与此同时,映客在同行业的竞争上也稍显落后。陌陌、斗鱼、虎牙等都表现出了极强的竞争优势,比如虎牙在2019年的净利润为7.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2.7%,映客与之相比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差距。

6日,中国田径协会正式发出通知,称为了切实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减少人员流动聚集产生的隐患,自国家体育总局通知下发之日起,马拉松等大型活动、赛事暂不恢复。同时,为充分保障跑者权益,各赛事组委会应充分做好赛事取消、延期等赛事信息的及时发布,并做好与跑者的沟通等工作。

上市即巅峰,直播第一股风光不再

中国田径协会还通知要求,各赛事组委会、运营单位应根据本赛事特点及地方的疫情状况,采用网络形式,向当地群众推广并科学指导居家跑步锻炼活动,同时表示相关赛事及活动恢复时间将根据国家体育总局通知另文发布。(完)

但市场向来以成绩说话。上市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阶段的起点,想要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还是需要一份份漂亮的财务数据,显然映客并没有能够做到。

从目前来看,映客还无法改变以直播为核心的业务布局和营收来源,至于“社交+直播”战略下衍生而来的产品矩阵未来能不能扛起映客的半边天,还有待商榷。

早在2019年映客就已经实施了多轮的回购。相比于今年27次累计涉资2638.40万港元的行为来说,2019年3月份映客发布公告称拟用不超过1亿港元回购公司股份,6月份再度发布公告表示拟用不超过5亿港元的资金启动回购。而原因都在于公司认为股价严重低估了公司表现和有关资产。

直播风生水起之时映客虽然也面临着极大的竞争压力,但彼时的奉佑生却对映客有着美好的憧憬,甚至还拿映客与当年腾讯上市之初的市值相对比。

在今年1月份,映客就已经开始频繁的股票回购行为。股价下跌,市值严重缩水,截至发稿为止,映客股价为1.080港元/股,市值为21.68亿港元。而2018年映客敲响港交所钟声的那天,市值为107亿港元。

上月31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曾发布通知表示,为贯彻落实“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疫情防控要求,减少人员流动和聚集给疫情防控带来的风险,切实保护好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今后一段时间内,马拉松等大型活动、体育赛事等人群聚集性活动暂不恢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目前这些产品还并未为映客实现变现的能力,同时还需要映客源源不断的输血生存,看起来具备业务多样化的矩阵,但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产品更像是其内部的一个赛马机制,看得就是最后谁能跑赢罢了。

其中包括主打下沉市场看视频赚钱的“种子视频”;面向老年人的“大柚直播”;语音交友平台“音泡”和“不就”;地图社交产品“22”……甚至还曾耗费5.8亿收购主打陌生人社交的“积目”,但目前还未激起什么水花。

靠颜值经济的直播形式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用户的积淀,却也缺失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如今大多数的消费者已经由冲动型完成了向理性型的过渡,映客的用户粘性也在逐步降低。

从2016年的秀场直播战争中脱颖而出的映客能够在2018年顶着“直播第一股”的高光成功登上港交所的舞台,也能够说明其实力的存在。

自研、收购,相亲市场、内容电商等多领域多方位的尝试,导致了映客成本的不断攀升。从2019年的财务报告上来看,映客的研发支出由2018年的2.355亿增长为3.308亿元;销售及推广开支为由2018年4.622亿增长至4.958亿元……